标签:康诺利

Untitled Document

为了参加奥运会,康诺利被校方开除。53之后,哈佛大学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,以缅怀校友对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多所做出的贡献。

19世纪,近代体育的兴起,促使希腊人产生了恢复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念头和行动,1859-1889年,希腊人曾举行过4届奥运会。当时,德国一名历史学家、考古学家科蒂乌斯正在希腊考古,他积极投身于发掘奥林匹克的遗址工作。以后,另一位德国人杜费尔德继续完成了他的事业。奥林匹克的大量出土文物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注意,对古代奥运会有了更多的了解,从而更激起人们恢复奥运会的愿望。在法国教育家顾拜旦男爵的倡导和积极奔走之下,现代奥运会决定于1896年在奥林匹克的故乡——希腊首都雅典举行。接着,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向世界各国发出了参加比赛的邀请。

当时,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得知要举行奥运会的消息之后,有些大学生决定去雅典试一试。康诺利哈佛大学攻读古代语言专业的大学生詹·康诺利早想去世界文明古国希腊实地考察,这次顺道比赛,一举两得。于是他向学校提出了去参加比赛的申请,没想到却遭到了系主任的断然拒绝。于是,他不顾多方反对,退了学同另外13名选手踏上了去欧洲的航程。经过了16天半的海上旅行之后,他们到达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。可是在船上他的钱包被偷,去雅典的车费成了问题,无奈,他只得靠好友的资助,换乘火车于4月5日赶到了雅典,准备稍事休息之后,作赛前最后12天的 训练。但是,这个计划落空了,因为他把比赛时间搞错了,按照古罗马儒略·恺撒制定的儒略历与公历要相差整整11天。因此,根据希腊的日历,第二天奥林匹克运动会就将开始。而且康诺利到达雅典的当天,这里正在举行阿维罗夫纪念碑的揭幕典礼,阿维罗夫是希腊的大富商,为了能使奥运会顺利进行,他捐鳓2万德拉克希腊币,在伊里斯河左岸建造了潘纳德奶体育场,后方直对雅典古堡。当晚奥委会盛宴招待各国代表团,饮酒干杯直至深夜,疲倦的康诺利经过22天的长途跋涉,体力已经消耗很大,宴会又无法推辞,因此,他赛前根本无法休息,运动成绩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。

4月6日,这是希腊国庆纪念日。具有历史意义的的伟大时刻到了。下午2时,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正式开幕,昨天还是风雨连绵,今天已经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,体育场内外观众爆满。希腊王子、运动会组委会主任康士坦丁请国王乔治一世致开幕词。接着,比赛正式开始。首先举行的是三级跳远比赛,有5个国家的7名运动员报名参加角逐,经过抽签,康诺利被排在最后一个试跳。开始,住在希腊的法国选手阿历克山德尔·杜费尔首开记录,以12.70米的成绩领先。轮到康诺利上场了,他准备活动还没有做,忍着旅途的酸痛开始起跳。因当时还没有统一的田径规则,他采用的是“德国式”的跳法,即左、右脚轮跳,成绩是13.17米。以后,杜费尔再也没有跳出更好的成绩。当最后一次试跳开始时,康诺利看了一小其他选手最远的成绩,然后再向前一码,将帽子放在那里作为目标。只见他全力加速,一跳,二跳,第三跳进沙正好落在帽子前面,裁判丈量成绩是13.71米,这样,他以绝对优势的成绩夺取了第一名,康诺利成了现代奥运史上的第一个冠军,这是在公元369年亚美尼亚人巴拉斯坦茨获得古代奥运会的最后一个冠军之后,中止了1500多年的又一个奥运会冠军。这次比赛的第二名是杜费尔,相差整整1米。第二天,康诺利又参加了第二个项目跳远比赛,美国选手包揽了前三名,他以6.11米成绩列第三。过了两天,他又在跳高场上亮相,结果与另一名美国选手加列特并列第二,成绩是不是1.65米。这次大会授奖仪式安排在田径比赛的最后一天举行,当时所有的优胜者被召集前来,希腊国王乔治一世亲自授予康诺利橄榄枝桂冠、银质奖章、证书。他的成绩还被写在一块专门的木板上,同时在体育场的正门入口处升起了美国国旗。

康诺利载誉回国后,哈佛大学却以破坏学校制度为名,正式开除了他的学籍,但他并没有屈服,继续从事体育训练。4年后,康诺利第二次参加在巴黎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,但在三级跳远的比赛中,尽管成绩有所提高,但还是卫冕失败,退居亚军。

以后,康诺利从事写作,成了一名有影响的战地记者,他著有25部长篇小说和200篇短篇小说。美国总统罗斯福很欣赏他的作品,对他的书评价很高。

从1950年起,雅辛随莫斯科“迪纳莫”足球队出访欧洲,屡战获胜,他以自己的卓越技术被欧洲足球界称之为“铁门”。

1949年,80岁的康诺利被哈佛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,以缅怀校友对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所作出的贡献。这位从上一个世纪末1869年出生,在度过了88个春秋之后的老翁,于是1957年1月20日离开人间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j3motorsport.com/,卡勒姆-康诺利

【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】英国摄影师布鲁斯·康诺利:乘着火车看中国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j3motorsport.com/,卡勒姆-康诺利

英国摄影师布鲁斯·康诺利1987年来到中国,一待就是31年。热爱乘火车旅行的他,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,并用镜头记录下改革开放为中国带来的变化。

英国摄影师 布鲁斯·康诺利:31年前,我坐着火车从英国一路穿过亚洲,经过内蒙古,经过北京,一路南下到广州、香港。我欣赏着窗外美丽的天际线、稻田和村庄,突然间到了一个现代都市,都是现代化的建筑,那是深圳,甚至比香港都要发达。这是怎么回事?那么当然,那就是改革开放,之后遍及中国的东部、中部和西北部。它切实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方式,开辟了一个现代化、高速发展的社会。

那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旅程。康诺利决定留在中国工作,并从此开始用镜头记录变化的中国。宁静的自然风光、独特的民族文化、日新月异的城市面貌还有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,都成为他镜头捕捉的对象。而自从有了朋友圈,几乎每天他都会晒出新作品。

英国摄影师 布鲁斯·康诺利:如果有人问我,我见证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,很明显就是铁路。我刚来中国的时候,从北京到广州大概需要35个小时,我是在软卧,有电扇,但还是汗流浃背,那是十年前的事。仅仅在十年间,中国就建起了世界上最好的高速铁路系统。15年前想买一张火车票还要问,“你好,我要一张票去广州”,现在我只需要用这个(手机),就能办好一切。

最近几年,康诺利开始重访曾经去过的地方,为他的摄影集“重新发现中国”积累素材。作为一个“火车迷”,康诺利从蒸汽机车、绿皮火车,到如今的高铁,他最乐于做的事情,就是不断在车轮上感知前进的中国。

英国摄影师 布鲁斯·康诺利:我从车窗观察着中国,看黄河、看长江,看稻田、村庄、人民,看着这一切,我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场变革,看到了飞速发展。你真的能够看到改变,能看出人民的决心。我希望能够继续书写和拍摄中国,探究到底是什么能让中国在这段时期产生如此变化,并能够讲述和分享我的观察。